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今天是:

安庆人在莫干山(作者:朱炜)

发布时间:2020-07-01 浏览次数:

  莫干山居民,除本山原住民外,以安徽安庆人最多,浙江东阳人次之,温州、台州人亦占一小部分。中国人有很深的同乡观念,这种地方主义将同乡的人联结起来,使之共同负责维持公共事务。在沿海或内地的各大城市,有许多省或县的同乡会组织,常附设有会馆,兼具议事所与公寓旅社功能。20世纪初,莫干山上曾有安庆、东阳两个同乡会,第一在建立信用和维权,使同乡人在与当地人发生摩擦时不落下风,第二在一定程度上协调搬运、建筑等行业纠纷,约束同乡某些不道义行为,第三是资助公益事业。最实际的例子就是,当时交通落后、邮递不畅,初来闯荡和客死莫干山者不少,会馆为慰藉行旅,提供停柩厝棺之所。

  经查1911年莫干山西人业主已雇佣了307名中国员工,这300余人大多聚居于高路及花坑一带。自西人来莫干山,看守房屋需人,建筑屋宇需人,搬运什物又需人,且西人皆优给工资,足以自给,全山赖此为生者,不下200人。西人避暑之举,说对于本国土著之生计,有益无害,不过是西人对外之借口罢了。至1919年,沪杭甬铁路局派人上山时考察时,山上居民已有一百数十户,大多为安徽籍,有一个叫王长庆的安庆人是他们的头人。安庆同乡会实际就成了一个房屋看守人群体,山中数十处避暑别墅,除个别雇人看守外,其他多数托王长庆照看。莫干山管理局成立后,针对这一群体发布了《取缔房屋看守人规则》,明确雇人看屋需先向管理局申请,载明房屋门牌号、房主姓名、看守人姓名、年龄、籍贯、看守人家属人数及住址,老弱、品行不端或染有不良嗜好的不得雇佣。但安庆人还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出。比如汪精卫别墅的看屋人丁曰钧是安庆人,杜月笙公馆的看屋人戴金余是安庆人,钱新之新庄的看屋人杨长友亦是安庆人。

 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?因为做惯了牙行生意的安庆人长于山中房屋过户,以及居间新建房屋及修屋价格估算、质量担保,这比检查各屋,以视有无损失情事,单纯汇报房主适用得多。一个被山民称作“郑木司”的安庆木匠郑远安,最先创办了一家郑远记营造厂,其子郑生孝继承父业,潘梓彝的颐居便是郑生孝独立建造的第一栋别墅。安庆木匠斯少怀、斯少卿兄弟合开了一家斯荣记营造厂。石匠李双喜是仅有一个留在莫干山摩崖石刻上的名字,出现在周庆云题“画意近倪黄”五言诗旁。

  论起来,王有芳应是安庆人中出道较早且成功者。黄膺白白云山馆的保人就是王有芳,待工程谈妥以后,王有芳找来了郑远安接单承建。白云山馆正屋改造将要完工时,郑远安手下的一个木匠在屋内抽烟不慎引起了火灾,全屋尽毁。王有芳没有选择逃避责任,与另一位本地保人姚月卿带着郑远安等求见黄膺白,谈及善后工作,王有芳愿以己产——当时王有芳在上横有房屋(门牌号112)——作抵。黄膺白不忍责令全赔,垫洋3000元,又于账外贴洋1500元,让郑远安重建。如此一来,王有芳与郑远记不仅未受火灾事故影响,反而因守信赢得了更大声誉。《莫干山住民协会会刊》曾不吝为郑远记营造厂大做广告:“本厂历史悠久,设计精确,材料道地,技术高明,定价公允,坚固美观,开设已四十余年,承包各种建筑,向为各界所推许。”

  王有芳另有牛奶棚、冰厂、停车场等产业。1931年,他在莫干山车站对面沿河地块上造了一间大停车库、四间小停车库,为旅客提供停车兼洗车服务。当时从京杭国道驶来的客车不能直接上山,只能停在庾村,王有芳的停车洗车生意很是不错。《莫干山指南》收录有《莫干山王有芳汽车停留场停车规则附价目表》。当浙江省公路局欲强买王有芳汽车停留场,又是黄膺白出面帮助其解困,汽车停留场卖予莫干小学,小停车库仍借给省公路局使用,大停车库则改作仓库。两个事情下来,王有芳对黄膺白无比敬重。1936年夏,闻黄膺白病重,王有芳代表山中安庆籍工友,手捧多日供佛之水至白云山馆。黄膺白感其至诚,不忍拂意,乃煮沸饮之,无奈病仍无起色。黄膺白病逝,王有芳特介绍老家子侄江腾财至白云山馆为黄夫人沈亦云看屋。抗战中,莫干小学迁至白云山馆办学时,江腾财兼做校工,专司打铃与伙食。

  安庆女人王金莲随丈夫何银馨上莫干山,再也没有离开过这座山。夫妇俩曾给一对俄国夫妇做佣人,主要是整理房间、打扫卫生、购买蔬菜。俄国夫妇会讲一些生硬的汉语,但由于中国各地方言不同,交流起来依旧困难,有时候交代买菜,就干脆画上一些洋葱、土豆之类的符号。没过多长时间,这种画符号的情况就没有了,王金莲夫妇慢慢听懂了俄国人口中的中国话。王金莲发现,其实,西人吃的西餐非常简单,大多数时候就是把洋葱、土豆、牛肉混在一起,煮成一大锅,然后也不需要什么主食,一人一大碗,吃得津津有味。俄国夫妇非常好客,有时也留王金莲一家共进晚餐。次数多了,细心的王金莲就暗暗记下了西餐的做法。一次,专职厨师恰好不在,她便提出自己能否做一顿饭。当一大锅融合中国风味的罗宋汤端到面前时,俄国夫妇不由得刮目相看了。后来,俄国夫妇干脆辞掉了从大城市带来的厨师,把做饭菜的活交给了王金莲。相处久了,俄国夫妇甚至坚持要把王金莲的子女带到国外接受教育。王金莲当然没有同意,她和与这座山慢慢地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情,这种感情就像中国人不愿离开自己的根一样。

  莫干山早期制冰师傅亦是安庆人的职业选项之一。山鸠坞附近昔有两家造冰厂。土法制冰多在冬天进行,在高差几十厘米之间的水田里拦水结冰,然后把冰埋到地窖里,一层冰一层稻草,四周还要开好排水沟,到了夏天启封出冰。抗战胜利后,郑生孝继办了消夏冰厂,办事处暂设莫干山43号复兴旅馆,冰厂的具体工作交由表兄弟程从根负责。程从根是逃壮丁出来的,做过莫干山的轿夫,又做过制冰师傅、挑运工。冰很重,上百斤一块,力气大的一肩能走好几里路。程从根就这样挑了十几个夏天,忙时两三个人挑,平时就他一人挑。在没有冰箱的年代,生活讲究的别墅主人会向程师傅预定一些冰块,将牛奶、奶酪、蜂蜜等放入大铁皮做的、有黄沙隔层的、加盖子的土制冰箱,有的女主人还会用冰块制作冰淇淋、荷兰水。在孩子眼里,程从根是一位力气很大、慈祥的父亲,挑到后来他的两个肩膀像山上的石头一样了。

  须知,莫干山罗曼史,亦是普罗大众的奋斗史。安庆人在莫干山的故事,正可以反映与莫干山休戚相关的历史横截面——如树,枝繁叶茂;如涛,时而澎湃时而婉约。(作者单位:浙江省德清县图书馆。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)